美国第一个公开同性恋身份的士兵战死沙场

0 Comments

安德鲁·维尔法特现年31岁,是自从奥巴马总统废除了针对军中同性恋“不问、不说”的这项政策后,美国第一位死于战场的同性恋士兵。此前,由于受到这项政策的约束,美国军队里的一些同性恋者不得不隐藏部分天性和生活,否则就被判出局。安德鲁是士兵中的佼佼者,在能力测试中,他的成绩总是名列前茅,他出众的才华即使在军队中也是少有。

在安德鲁还只有16岁的时候,他在网络聊天室里就告诉网友自己是一名同性恋;高中时,他为争取同性恋者的合法权益而游说过议员,还为此差点遭受足球运动员的殴打,幸好被校冰球选手所救;即使他的车被人恶意喷上“去死吧,同性恋!”他依然有勇气继续穿红着绿。对于儿子的这一切行为,安德鲁的父母希望他只要做自己就好。

而在安德鲁29岁的时候,他突然郑重地对父母说“我要参军!”因为他感到自己的生活缺乏友爱和兄弟情谊。这个消息让他的父母大吃一惊,因为在军队中,安德鲁将被迫掩藏住一部分真实的自我。他热爱音乐,是一名作曲家、和平爱好者、数学天才。除此之外,他还学习过阿拉伯语、地图和模型制作,熟识美国宪法,甚至对量子物理还有一定研究。这样的人会想成为一名士兵?

在动身前往训练营的数周前,安德鲁已经调整好军姿步伐,走路时背挺得更直了。不仅如此,他还长胖了不少,说话时口音也带上了低低的类似机械战警的声音。一句话,他表现的就像是个真正的“纯爷们”那样。但这在他的父母杰夫和洛瑞看来,有种说不上来的怪异感。

同性恋士兵、退役海军丹说,安德鲁告诉他,之所以要去参军,是因为这样就可以让那些有妻子、孩子的人可以不用上战场打仗。“他对自己是一名同性恋者没有做任何说明,但是他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人。”丹说, “他是我心目中永远的英雄,因为他是为了正义而参军。安德鲁代表了我们这个群体里保持沉默的一些人,现在我也说不清他带来的影响力到底有多大。”

拥有极富感染力笑容的安德鲁在军队里深受战友们的欢迎。在战友们心目中,安德鲁同性恋士兵的身份丝毫没有影响,他们更将他看作和自己出生入死、英勇战斗的好兄弟。

2009年2月,安德鲁抵达密苏里州的伦纳德伍德堡。他有着健美者才有的结实肌肉和6块腹肌,瞬间引起操练军士的注意。看着他,凯文·吉尔不由猜测:这家伙到底是谁?

“等到我们熟悉起来之后,他才告诉我,他那‘充满男性魅力的声音’是用来表现他‘男子汉’的一面的。”吉尔军士告诉记者,在从阿富汗寄过来的一系列电子邮件中,安德鲁写道,因为他那极富男子气概的谈吐以及夸张的、挺直脊背的走路姿态,别人都管他叫“斯洛伐克”。安德鲁喜欢这个外号,就像是没有任何问题能难倒他一样。当他笑起来的时候,习惯性挺直了背,闭上眼,然后发出让每个人听到都会微笑的声音。在战斗中,他跟另两名士兵一起行动,一名是非裔美国人,另一名则来自夏威夷。他们三人被叫做“少数派小组”。

吉尔曾跟安德鲁深刻地交换过对一战的看法,他们差不多每天都要聊上几个小时。他们两个好得就像是亲兄弟一样,唯一的区别是:吉尔休闲时间逛的酒吧在夏威夷的斯科菲尔德巴拉克斯,而安德鲁去的都是同性恋酒吧。吉尔曾透露说,安德鲁总是认为有军事调查科的人跟踪他。

他们之间可以说是百无禁忌,什么都可以放心大胆地跟对方说:家庭、生活以及战争。安德鲁告诉他,作为一名同性恋在美国生活有多么艰难。去年秋季的一天,当他们两个在位于坎大哈警察局内执行警卫任务时,吉尔才明白安德鲁真正想要表达的意思。当时他正在看一本《时代》周刊,里面有一篇文章,写的是一名同性恋青少年在被人欺负后自杀的故事。在看的过程中,安德鲁不停地掉眼泪。“这已经不是心如刀割所能形容的,这些眼泪代表着他过去所压抑着的东西,而现在一下子在战友面前爆发出来。”

在阿富汗的时候,安德鲁得到了吉尔非常大的信任。“我相当信任他,而且能跟他共上战场我觉得十分光荣。他是一名了不起的战士!”

今年2月27日,安德鲁和战友们前往坎大哈西部进行巡逻,随行的还有阿富汗国家警察。他们一行共有11人,大家对要巡逻的地方都十分熟悉。安德鲁在这队人中排在第九位,他们正要通过一个大桥上的警察哨岗时,附近的儿童一哄而散。他们没想到的是,一把口径为122毫米的迫击炮弹已经隐藏在他们的必经之路上。

上午11点48分,安德鲁的脚下发生了大爆炸,其余三个菊链式的炸药并没有发生爆炸。吉尔在安德鲁的前方20米处,如果其它的炸药也爆炸的话,他也会被炸死。他冲向了安德鲁,跟他一起跑向前的还有一名卫生员,他们在他身边呆了几秒钟。

这感觉就像是一个恐怖的训练课程。但是,这一切都太真实了。安德鲁的双腿和左手都被炸飞了,头部也多处受伤。

安德鲁是第66个死于阿富汗及伊拉克战争中的明尼苏达州人。远在约7000英里处的罗斯蒙特,也就是安德鲁的家,天塌了下来。

他是杰夫和洛瑞的长子,这个男人非常爱军营的兄弟,他说他要当一辈子的军人。

第552批士兵在战场上战斗了一年后正准备回家。“我们永远都不会忘记他,我们很荣幸能与一位这么优秀的人共事。”排长布兰登·拉马尔在给安德鲁家里的信中这样写道。

杰夫和洛瑞于5月7日收到了这封信,如果安德鲁还活着的线岁的生日。和信一起寄来的还有安德鲁生前每天戴着的纪念手链。

杰夫最大的遗憾是,当他的儿子告诉他自己是同性恋的时候,他没能给儿子一个拥抱。在他们的家庭书房里的一处樱桃木橱柜里摆放了安德鲁获得的六块奖牌,其中包括青铜星章和紫心勋章。它们同安德鲁10岁起的课堂作业摆放在一起。

吉尔说,他会永远记住安德鲁,他是美国的英雄。“安德鲁成为了他一直梦想成为的人。”

安德鲁的父亲杰夫是文学爱好者,他总是随身带着华兹华斯的诗选。如今,杰夫常常手捧诗选停留在儿子的墓前。他用手触摸着灰色的石碑,仿佛触摸到自己心爱的儿子一样。

杰夫想让世人记住他的儿子,并不是因为他是“同性恋士兵”,而是因为安德鲁是一个很棒的士兵,只不过刚好他是同性恋而已。最重要的是,他是一个公民。

咬紧牙关一鼓作气打赢歼灭战 合肥市防疫指挥部第103次工作视频会商会召开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